剛剛更新: 〔劍起蒼溟〕〔諾克提斯的王之軍〕〔魔石之封存的國都〕〔重生哈利波特〕〔從覺醒的異能是無〕〔重生修正系統〕〔全球自走棋〕〔絕代狂婿〕〔筆御人間〕〔諸天最強大佬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擁有超能力是什么〕〔影城〕〔最強終極兵王〕〔我在異界當劍俠〕〔九重天外有來客〕〔鯤鵬吞噬系統〕〔萬古神記〕〔夜少的二婚新妻〕〔黃昏戰旗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的修仙生活 第五章:感受網友智慧的恐懼吧!
    問雅緩步走上舞臺,猶如仙子一般,高貴圣潔,微微躬身,朱唇輕啟。

    一道婉轉清脆的聲音傳來“接下來就是考核了,不過呢,接下來我要稍微改一下規則。”

    “改規則?”

    “什么規則?是不是要把考核降低點難度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認為可能嗎?”

    人群中傳來討論聲,隨即馬面站起身來,對臺上的問雅躬身抱拳道:“敢問問雅姑娘修改了什么規則?”

    問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開口道:“這一次,只有四人可以參加考核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四個人?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少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對啊,平時都是在場人都可以參加,怎么還限制人數了。”

    人們不滿的聲音傳來,他們來此就是為了最后的考核,結果還限制了人數。

    在場的少說也有百八十人,只四個人也太少了,這群人中有不少碰運氣的,萬一走狗屎運自己通過了呢,結果現在連狗屎都不讓踩了,嗚嗚嗚。

    問雅看著下方吵鬧的人群,眉頭微皺,仿佛不喜一般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青杭見狀趕忙站起身來,運轉元氣,聚于丹田,轉身對身后的人群道:“不要多言,問雅姑娘此舉肯定有她的深意,你們如此吵鬧,不是讓問雅姑娘見了笑話嘛。”

    聲音夾雜著元氣傳入到了每個人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人群頓時鴉雀無聲,心想道,是啊,問雅仙子是何等妙人,她此舉肯定有更深層的含義。

    一時間人們替自己剛剛的舉動感到羞恥。

    張塵一看,尼妹,什么情況,你們這一個個面漏羞愧的表情是什么鬼,這么大魅力嗎?

    李青杭滿意的笑了笑,轉身對問雅說道:“問雅姑娘,這次只挑選四人肯定有您的道理吧,只挑選四人難道是想激勵眾人勤學苦練嗎,讓我們眾人更加努力向上攀登嗎,以至于讓我們的人生更加絢爛輝煌嗎,問雅姑娘如此為我們著想,真是不勝感激。鄙人佩服!”

    隨即還向臺上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馬面不滿的看了李青杭一眼,心道“草,讓這小子搶先了,出風頭的事怎能輪到他呢。這萬一讓問雅姑娘對他有所改觀,哼!”

    張塵也無語的看著他,這也太能拍馬屁了吧,馬屁精附體啊。

    臺下的人更是一頓汗顏,連忙對臺上的問雅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靠,沒救了。”張塵看著這場面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臺上的問雅見人群安靜了下來,對著李青杭淡淡的道:“沒錯,這么做確實有我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問雅姑娘真是上天派下來拯救我們的仙女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問雅姑娘就是我們人生的指路明燈啊。”

    臺下對的眾人一頓吹捧。

    “我這次只選四人,是因為..”問雅停頓了一下,掃了臺下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我不高興,而且你們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場面突然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人們頭頂集體飛過一群烏鴉。

    不高興。太吵了。

    六個大字深深的敲打在人們的心中,李青杭更是雙目瞪圓,不可思議的看著問雅。

    尼瑪,我在這叭叭的一頓吹噓,就快將你形容成舍己為人,心系天下的圣人了,然后回復了我不高興,太吵了六個大字。

    人群回過神來,老臉通紅,然后齊刷刷的看向李青杭。

    像看傻逼一樣的看著李青杭,心中已罵他無數遍了。

    此時的李青杭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,太尼瑪丟人了。

    旁邊的張塵強忍著快要笑出來的尷尬表情看了看李青杭,說道:“李兄大才!”

    馬面更是笑出了聲,對著李青杭道:“佩服,佩服。李兄如此獨到的理解功底,是在下輸了。”

    爽!傻逼了吧,讓你拍馬屁,拍到鋼釘上了吧。

    問雅環繞看了一周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馬面見狀這是要他們自己選出四人來啊。

    當機立斷的站了起來,霸氣沖天的道:“我馬面占據一個名額,誰有意見?”

    臺下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沒有出聲,不敢得罪啊!

    李青杭此時一掃剛才的尷尬頹勢,意氣風發的道:“我李青杭占據一個名額,誰有意見?”

    臺下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沒有出聲,也不敢得罪啊!

    另一青年站起身來,盛氣凌人的道:“我趙日昊占據一個名額,誰有意見?”

    臺下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沒有出聲,還是不敢得罪啊!

    張塵看的熱血沸騰,這一人壓的數百人不敢說話,霸氣側漏。

    站起身來,轉過身面向眾人,雙手背在身后,頭微微抬起,以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道:“我張塵占據一個名額,誰有意見?”

    全場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張塵看向眾人的反應,微微點頭,甚是滿意。

    臺下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沒有出聲,更不敢得.....?

    等等?

    這丫的誰啊?這么囂張,其余幾人囂張就算了,人家有囂張的本事,你丫的連認識都不認識,就敢這么猖狂,想死了吧!

    在后臺中,一位舞女輕撫額頭道:“他還是這么自戀,一個凡人敢這么猖狂,不會被打死吧。”

    這人正是之前與張塵深入探討的其中一個小姐姐,演出完沒事了剛想找張塵去,發現他竟然在下面,還和眾人搶奪名額,怕不是個智障吧。

    張塵剛要坐下時,一個聲音傳來

    “你丫的誰啊,這么猖狂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憑啥占據一個名額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不是石樂志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余三位公子有實力,有文采占據名額就算了,你算個啥?”

    尼瑪,這劇情不對啊。之前三人說占據名額,你們連屁都不敢放一個,我說要一個,怎么都他娘的硬氣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占據一個名額呢,我雖是凡人,但文采可是堪比唐寅的存在,你們丫的懂不懂”

    張塵直接舌戰‘群儒’。

    雙方僵持不下,同時看向了臺上的問雅,意思就是讓她做選擇。

    問雅淡淡的看了張塵一眼,開口道:“你們自行解決,五分鐘內選不出來,就都視作放棄。”隨后就不再開口

    “我雖然比不上其余三位公子的修為,但我的文采可是媲美三位公子的,這個名額就該是我的。”其中一人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我的修為是僅次于三位公子,不服拿拳頭說話。”另一人反駁道、。

    眾人紛紛開口,爭論不下。

    張塵看了一眼,站在椅子上,大聲的道:“肅靜,既然這是文采比試,我有一個辦法,這么爭吵下去也分不出來,不然這樣,我出一個題目,誰能回答上來,誰就占據最后一個名額,如果都答不上來,那就抱歉,這個名額我就要了。”

    人們紛紛望向張塵,其中一人鄙夷的說道:“怎么,你這是要和我比試了?”

    張塵微微搖頭,嘴角輕蔑的笑道:“不,不要誤會,我不是針對你,我是說在座的各位,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全場寂靜,隨即無數怒罵聲傳來,就連在臺上的問雅也看向張塵。

    不知他哪來的膽子挑戰百人,雖然對她來說,下面的百人加起來也不過是弟弟,但張塵自己還是知曉一些的,她就是在后院發現昏迷的張塵。 另外張塵和小紫她們的對話,自己也一清二楚,給他的評價是,自戀無比,臉比地厚,就這樣一人敢如此口出狂言,怕會被人打死吧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嗎?一群人不敢接下我這個挑戰?說你們垃圾都侮辱垃圾兩字。”張塵繼續嘲諷道,只有將他們全部激怒,自己才能實行后面的計劃。

    自己剛才從李青杭的口中知道了問雅的實力,比他爹都猛,難怪沒人敢鬧事。

    據他說問雅應該是從更高級的地域過來的,自己想要更加了解這個世界,問她就對了。

    首先要先脫穎而出,讓她注意到自己,這次考核就是個好機會。不過自己和他們數百人爭一個名額,正常的比拼肯定比不過,只能另辟蹊徑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?我們會怕你這個毛頭小子,放馬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個名不轉經傳的小子,”

    “太猖狂了你,小子,一會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會這么紅”

    眾人紛紛應戰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這么說定了,一會可不要反悔。”張塵趁機趕忙道

    “出題吧,小子,不要說沒給你你機會。”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出來吧!億萬網友的智慧!

    張塵咳了兩聲,手里拿著一個類似錘子的東西,在桌子上一敲道:“請聽題。”

    “請問,一個人拿了十塊板磚在天上飛,掉下來一塊,他還有幾塊?請回答。”張塵手中錘子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這尼瑪什么玩意?這是問題?

    一時間眾人都沒開口,認為他是在侮辱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沒人知道?”張塵環繞看了一周。

    “哼,你這是在侮辱我們嗎?這叫問題嗎?”其中一人憤怒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,這就是我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顯而易見,還剩九塊,你不要拿這種問題侮辱我們好嗎?”另一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回答正確!不過這只是第一小問,接下來請認真聽。”

    眾人搖了搖頭,心道,什么弱智問題,就這分分鐘回答你八百道。

    放馬過來吧!

    “請問把大象裝木箱分幾步?”張塵為防止他們不知道冰箱是啥,特地改成木箱。

    “這什么紙張問題,這需要考慮到大象的實力和木箱的體積,這誰能知道?”其中一人分析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沒錯,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,分為三步,第一步,把木箱打開,第二步,把大象裝進去,第三步,把木箱關上。”張塵頭頭是道的回答到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人們都驚呆了,這尼瑪什么?就連問雅也驚奇的看了張塵兩眼,沒想到是這個答案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算不算我贏了?承讓承讓,這最后一個名額就歸我了。”張塵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。”其中一人氣憤的看著張塵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怎么能算問題呢?再說了,我們還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呢,按理說你還輸了呢。”第一個回答的人反駁著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算問題呢,你們腦子不會急轉彎怪我了。”張塵直接放了個地圖炮。

    問雅嘴角不著痕跡的抽了抽,這是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,這也算問題?”眾人紛紛開口指責張塵。

    張塵見狀嘆了口氣,心道,還想著把后面一系列的問題問出來呢,不過,既然這樣,那就別怪我了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們都不承認,那我就換個問題,這樣行了吧。”張塵假裝很無奈的說。

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,不過,別拿一些智障問題侮辱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個毛頭小兒能提出什么深奧的問題,估計也就是一些簡單問題。”

    眾人也紛紛開口,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“煙鎖池塘柳”

    一道聲音傳來,打斷了人們的譏笑聲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上聯,下聯就交給你們了。”張塵緩緩坐在椅子上,拿起一杯茶水慢慢喝了起來,

    “這。。。”眾人沒想到剛剛一副地痞無賴的模樣,轉眼間說出了這么難的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問雅驚訝的看著張塵,顯然張塵的這一上聯也把問雅難住了。

    乍一看沒有什么深意,但仔細琢磨就會發現,其結構上五個字使用五行作為偏旁部首,描繪了一個幽靜的池塘、綠柳環繞、煙霧籠罩的意境。

    絕對!

    人們紛紛眉頭緊皺,全力開啟頭腦風暴,但卻無人能對出來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張塵暗道“還好自己記住了幾個經典,要不然就要翻車了。”

    時間慢慢過去,人們紛紛搖頭,表示對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既然,沒人能回答出張公子的問題,那我就宣布,這最后一個名額就歸張公子了”問雅突然開口到。

    眾人驚訝的看著她,沒想到問雅會主動幫他說話,不過也確實,這個對子真乃絕對。

    一旁的張塵心里也怪怪的,還是第一次有人管自己叫張公子,感覺好不習慣。

    不過目標完成了就好。

    張塵站起身來,環顧一圈,臉上漏出得意的笑容,抱拳道:“抱歉了各位,這最后一個名額在下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好想揍他啊。

    同上!

    “張公子,既然你已經得到了名額,是否可以將下聯告知一二。”問雅請教道,自己想了半天也沒想到,索性將名額給他,然后解除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問雅仙子問了,那我就不再隱瞞。”

    “桃燃錦江堤!”

    問雅眸光一閃,妙啊!一句話仿佛撥開了心中的云霧,

    其余人也都驚訝的看著張塵,仿佛跟之前判若兩人一般。

    半晌,問雅開口道“既然名額已經選出,那我們就開始考核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宋景灝和林辛言目〕〔玄皇元龍傳〕〔林簾湛廉時免費閱〕〔盛莞莞凌霄全文免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病嬌折我爛桃花(〕〔凌依然易謹離小說〕〔萬族之劫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我真沒想重生啊〕〔重生醫妃元卿凌免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顫栗高空
  sitemap
下载pc蛋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