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劍起蒼溟〕〔諾克提斯的王之軍〕〔魔石之封存的國都〕〔重生哈利波特〕〔從覺醒的異能是無〕〔重生修正系統〕〔全球自走棋〕〔絕代狂婿〕〔筆御人間〕〔諸天最強大佬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擁有超能力是什么〕〔影城〕〔最強終極兵王〕〔我在異界當劍俠〕〔九重天外有來客〕〔鯤鵬吞噬系統〕〔萬古神記〕〔夜少的二婚新妻〕〔黃昏戰旗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漢鼎余煙 第三章
    !

    距離兄弟二人不遠處,一名中年人正站在不遠處的河灘上,把一件清洗干凈的鎖甲放在胸前比劃。聽到兩人的對話,他贊嘆道:“今日這仗贏得真舒坦。脩哥兒的身手越發矯健,遠哥兒把曹軍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本事,更是叫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戰事剛結束不久,這中年人就把胡須整理過了,還重新扎了發髻,使他看上去比其他將士都要整潔精神一些。這時候渾身上下淌著水,競似乎還抽空沐浴過了,一件粗麻衣服松松地裹在身上,露出強健的肢體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見這人言語大大咧咧,“哥兒”、“哥兒”的叫喚,有自恃年長的意思,但態度卻并不叫人討厭。便問兄長:“不知這位是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脩知道雷遠不熟悉宗族下屬的部曲,于是笑著介紹道:“這位是父親麾下得力的曲長丁立,前些日子負責截斷南面新蔡那片的道路,因此你沒見過。這位當年可是安豐縣的令史,也正經讀過書的,與我們這些粗人可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知道令史乃斗食之吏,在一縣之中高于牢監、官佐、亭長之類,地位也不算低了,通常都由縣里的大族子弟出任。如此人物流落為地方豪霸的手下部曲,想必有不少故事,也有他的依仗,于是向丁立頷首示意:“丁曲長前后辛苦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丁立在雷緒部下落腳,并非情愿,而是被袁術的敗兵挾裹,不得不跟從。當日袁術的仲氏政權失敗時,有一支曹軍攻陷安豐,大舉屠城,丁立闔族數十口盡數被殺,他仗著有些勇力拼死抵抗,最終卻眼看著父親、母親、妻子身首異處的尸體沒于曹軍點起的烈焰之中。最終憑著僥幸,丁立帶著三個孩子逃出生天,半路上撞進潰逃的敗兵隊伍里,稀里糊涂地進了山,投靠了雷緒。這以后,他的生活便被鮮血和死亡充滿了,曾經循規蹈矩的小官吏,如今卻成了手起刀落的曲長,儼然還是雷緒極為倚重的得力部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但丁立骨子里仍然有其自傲,并不太看得起雷緒這種介于賊寇和土豪間的人物,因此言辭間殊少為人部屬的自覺,反而常有些嬉笑怒罵的姿態。只不過雷緒畢竟有其豪杰氣度,根本不在乎丁立偶爾的失禮,而雷脩不怎么讀書,性格更是粗疏,壓根沒聽出丁立的自高自大的意思罷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丁立把鎖甲卷起來,擱在肩膀上,向雷遠略回一禮:“全靠遠哥兒的謀劃周密,我們這些來回跑腿的有什么辛苦?嘿,憑這場大勝,想必雷將軍見了吳侯也有面子。到時候論功行賞,大家說不定都能當上縣長、校尉之類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一條披甲大漢昂然走近,大聲道:“要說論功行賞,那誰的功勞都不能與小將軍相提并論。曹軍可有一千鐵騎,那是輕易能拿下的嗎?若非小將軍神勇,今日哪有大勝可言?就算大家拼命,頂多就是個同歸于盡的局面吧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這大漢身高八尺有余,膘肥體壯,整個人看上去猶如一座墩粗的浮屠。他一路行來,腳步踩踏之處,跺得沙礫碎石嘩嘩作響。這人在雷氏部曲中頗享大名,以至于雷遠都聽說過他事跡,知道他叫鄧銅,所部乃是廬江雷氏部曲中極其有力的一支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這位鄧曲長的經歷頗有些傳奇,他是冀州邯鄲人,曾隨黃巾造反,后來又跟隨白波帥胡才,在河東一帶作戰。楊奉、董承等人奉天子都安邑時,為了籠絡白波賊的兵力,曾經冊封胡才為征西將軍,鄧銅也在那時撈了個校尉的頭銜。可惜那一場冊封總有些沐猴而冠的味道,誰也沒把他的校尉職務當回事。后來白波賊四分五裂,鄧銅追隨楊奉南下投靠袁公路,此后又經多次輾轉,最后莫明奇妙地成了廬江大豪雷緒的部下曲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今年以來雷緒多病,常常令鄧銅跟隨雷脩,代替自己行事,因而鄧銅視雷脩為少主,言必尊稱他為小將軍,而以雷脩的副手自居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聽得出來,鄧銅急著替雷脩張目,言語中竭力抬高雷脩的勇猛,而貶低雷遠運籌之功,針對的意思甚是明朗。或許鄧銅這廝廁身于白波賊的時日太久了,滿腦子都是賊寇宗帥之間彼此爭奪吞并的事跡;又或許,在鄧銅眼中,近來展示出非凡判斷力的自己,會在某些時候成為雷脩的競爭對手?到哪里都逃不脫這種拿不上臺面的爭競,讓雷遠頗覺氣悶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好在雷遠并無意與自己的兄長爭鋒。在他看來,論及在戰場上的驍勇搏殺,便是十個自己齊上,也不是兄長的對手。更不消說自己殊少參與軍旅中事,充其量只有參謀之才。適才直面張喜的騎兵突擊時,雷遠心中著實緊張,只是勉強控制著,不使形諸于外罷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于是他微笑道:“張喜乃是曹操帳下知名的驍將,然而兄長輕而易舉便取了他的性命。這般神勇,誰不欽佩?此戰功績第一的,自非兄長莫屬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脩完全沒聽出幾人言語中的機鋒,他是個性格爽朗直率的武人,從不把心思放在這些細微處。他攀著雷遠的脖頸,將略顯瘦削的雷遠提溜著搖來晃去:“何必過謙?曹軍都是騎兵,奔走如風,要不是你計劃周全,我們連他們的毛都抓不到一根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松手松手,快松手!”雷遠笑著告饒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雷脩全不理會,他轉向鄧銅,繼續道:“至于斬將搴旗的事,那不正是我的本份?老鄧,你不必特意替我吹噓,哈哈!哈哈!”說到這里,他自己也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這時各處部屬們陸續回報,打掃戰場已經漸近尾聲,由于曹軍作戰時普遍未著甲胄,因此大量完好無損的盔甲都成了繳獲,還有數百匹戰馬和武器等,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物資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所部并沒有繳獲統一處置的規則,因此各曲長容許手下們在戰場上自行搜索。許多人就此湊齊了足以在亂世保命的重要裝備,當作傳家之寶都不成問題。期間偶爾也發生為了某物爭執的情形,不過軍官們彈壓得還算及時,并沒有因此鬧出人命,只有兩個特別桀驁的,當場被綁在堤壩高處的樹上,各抽了十鞭子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到最后計點折損的時候,發現將士們戰死超過了兩成,僅曲長、都伯就折了十余人,帶有輕重傷勢的更接近四成,這個結果堪稱慘烈之極。光是慢慢地收集尸體就花了一個多時辰,最后將尸身堆在一起、燃起大火焚燒時,眾人都慢慢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此時勁風乍起,漫山遍野的林地間,樹動枝搖,嘩嘩作響。灰暗的濃云漸漸低垂,使得下午的天光越來越黯淡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和曹公對抗,不易啊!”雷脩低聲道:“希望這次有個好結果吧。“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江淮之間的這些地方豪強們,多年來反復依違于強者之間。然而到如今,北方的曹公、南方的吳侯,都已成長為此前無法想象的龐然巨霸;稍有眼光之人都能感覺到,那種諸侯旋起旋滅的局面已經過去了。曹公和吳侯兩方的實力、地位都很穩固,彼此對抗可能會持續很多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既然要站在吳侯這邊,以后就很難再有改換門庭的機會了。所以此番成功或失敗,必然會決定數萬人今后的命運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好結果?”雷遠則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本想要離開,猶豫了片刻,卻突然道:“能有什么好結果?之前劉刺史待我們也不算苛刻,大家安生過日子,難道不算好結果嗎?非要因為孫將軍的許諾起來造反,拿將士的性命去換取前程,我……我真不覺得這能什么好結果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口中的劉刺史,乃是曹公委任的揚州刺史劉馥劉元穎。建安五年時,劉馥單馬入合肥,隨后建立周治、安集流民、開辟水利、廣興屯田。雷緒、陳蘭、梅乾等人原先自保于偏僻之地,自是陸續接受招撫,并繳納貢賦。那幾年的日子談不上多么自在,但卻勝在安穩。因而,此番幾位首領決意接受吳侯的招誘起兵對抗朝廷,許多人心中實有芥蒂,只是想不到此刻,雷遠如此直率地將之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眾人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鄧銅臉色鐵青,露出想要開口指責的樣子,立即被雷脩揮手斥退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丁立看看雷脩,又看看雷遠:“可是劉刺史已經死了啊,咱們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沒有人理會他,他訕訕地住嘴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續之,你就是心軟,見不得死人罷了。”雷脩默然片刻,口氣輕松地問:“男子漢大丈夫生于亂世,想用手里的刀去博取榮華富貴,難道不是理所應當嗎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可這樣就一定會有榮華富貴嗎?”雷遠隨即應道:“時勢不同了,這樣下去,可能只會越來越艱難!萬一……萬一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脩雙目猛然一瞪,雷遠見他氣勢兇惡,忍不住想要后退,雷脩卻只是低聲對雷遠道:“父親自有他的考慮,你就莫要多說了。尤其不要在將士們的面前說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醒覺自己失態,向兄長深施一禮,便不再開口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宋景灝和林辛言目〕〔玄皇元龍傳〕〔林簾湛廉時免費閱〕〔盛莞莞凌霄全文免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病嬌折我爛桃花(〕〔凌依然易謹離小說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真沒想重生啊〕〔重生醫妃元卿凌免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顫栗高空
  sitemap
下载pc蛋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