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劍起蒼溟〕〔諾克提斯的王之軍〕〔魔石之封存的國都〕〔重生哈利波特〕〔從覺醒的異能是無〕〔重生修正系統〕〔全球自走棋〕〔絕代狂婿〕〔筆御人間〕〔諸天最強大佬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擁有超能力是什么〕〔影城〕〔最強終極兵王〕〔我在異界當劍俠〕〔九重天外有來客〕〔鯤鵬吞噬系統〕〔萬古神記〕〔夜少的二婚新妻〕〔黃昏戰旗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漢鼎余煙 第六章
    !

    “平日里靠壓榨部下來奢侈度日,一旦有難,就打算拋棄部下們逃跑,這么做,你還算人嗎?”雷脩惱怒地質問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追隨袁術的時間太長,見多了淫奢無度的生活。陳蘭非常喜好醇酒美人,珍玩寶器,對待徒附則多方搜刮聚斂,甚至還時常縱兵劫掠百姓。因為他素有強悍善戰的名聲,雷緒希望能夠仰仗他的勇武,才多次予以容忍。可是當此危難之際,陳蘭居然第一個想著棄眾逃亡?性格直率的雷脩頓時不滿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陳蘭狠狠瞪了雷脩一眼:“小子,我和你家伯父同在袁氏帳下南征北戰的時候,你還乳臭未干呢。怎么,現在仗著膀子有點力氣,就敢以下犯上了嗎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不再理會雷脩,直接大踏步站到堂中,睨視著斜倚在榻上、面帶病容的雷緒:“眼下的局面,吾等所能選擇的,無非戰、降或走而已。我只問雷將軍,你意如何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的身體狀況確實一天不如一天了。他的胡須比上次雷遠見他時,又稀疏了不少,即便披著厚重的袍服,衣帶也很寬松,還是可以看出肚子很明顯的鼓起,偏偏扶在案幾上的手臂又枯瘦得筋骨曝露,皮膚也呈現出不正常的臘黃色。然而在這種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,所有人信賴的,依然只有這位在亂世中屹立多年而不搖的大首領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看見陳蘭站在身前詢問,雷緒扭頭朝旁邊咳吐一聲,喘著粗氣慢慢地對他說:“現在的局面很清楚了,確實就只有這幾種選擇。投降,是把性命寄托于曹公的仁慈,我是不愿意的。作戰的話,不說打不打得贏,就算贏一場、兩場,又能如何?曹公雄踞北方,力量是我們的十倍百倍,我們能一直贏下去么?所以也不合適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掃視堂中個人,絕大部分人都微微點頭,有幾人臉上雖不情愿,卻也沒有出言反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么,就只有走了。”陳蘭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隨著他的斷言,許多人深深嘆息,以至于廳堂中似乎起了一陣微風。對于在場的許多人來說,因為戰爭而背井離鄉逃亡到灊山,已經是痛苦的選擇。現在,竟然還要放棄經營多年的本據,轉而投向完全不可知的南方嗎?如果早知道吳侯竟然如此……強烈的追悔和對未來的疑慮,讓他們痛苦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語氣中也帶著痛楚,卻沒有任何猶疑,他應聲道:“如果不想面對曹公的怒火,就只有走,往南到達劉豫州和吳侯的勢力范圍,就安全了。但是,不是陳蘭說的那種走法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繼續道:“追隨我們的民眾,原都是亂世中勉強茍全性命的可憐人。是我們這些做首領的響應吳侯的號召,命令他們與曹公作戰,這才將所有人置于危險的境地。現在局勢不利,卻將他們丟棄于敵軍的屠刀之下,這有悖于基本的道義。何況,在這個世道,徒附和部曲就是立身之本。如果失去了追隨你的部眾,徒然坐擁資財,只會成為他人的俎上魚肉。老陳,我想這也不是你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道義云云,其實沒有誰真的放在心上,但雷緒后半段話,委實打動了陳蘭。他猶疑地問道:“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們帶著所有人,一起南下!如果能帶領足夠的部曲到達江夏,我們仍然是舉足輕重的力量,吳侯和劉豫州,都會想盡辦法拉攏我們,這難道不比做喪家之犬要強?”雷緒手扶案幾,勉力支撐起身體:“從這里到南方的江夏,大路繞行汝南郡的弋陽、西陽等地,曹軍在那里有城塞扼守,難以偷越;但弋陽西陽隘口以東的千山萬壑,那是我們往來慣了的地方,難道就沒有小路可通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小路自然是有的,而且不止一條,但那些道路……”陳蘭猛地瞪大雙眼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些道路莫不是沿途懸崖夾峙、蜿蜒奇崛的小路,我知道!但為什么不試試呢?我現在立即派出得力人手踏勘行進路線,另外還可以額外調動將近三千名壯丁火速修整沿途橋梁棧道。至于糧秣物資等一應所需,那些從來都是不足的,無非盡出積儲支應,沿途再采摘山藥野果罷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陳蘭仍在猶豫:“將軍,我們手底下的佃客、徒附、部曲加起來,怕不有將近兩萬人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乾在遠離眾人的角落里發言:“不止……不止……曹公有屠城殺俘的名聲在外,百姓們畏之如虎。我估計,愿意跟隨我們南下的,可能有三萬多人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那就帶著三萬人走!”雷緒凝視著兩人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糾集三萬民眾,在曹軍的眼皮底下退入蒼茫深山險道中,進行數百里路程的大撤退!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陳蘭瞠目結舌:“這也太難了……簡直瘋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要不你就領兵出擊,和曹軍死戰吧,看看誰瘋得厲害。”雷緒淡定地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廳堂中瞬間安靜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陳蘭突然泄了氣:“將軍,我沒有別的意思,都聽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你呢?”雷緒注視著陰影中的梅乾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我……都聽將軍的。”梅乾干笑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其余各位呢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江淮之間的豪強們,素來唯雷緒、陳蘭、梅乾三人馬首是瞻,既然三人已經達成了一致,其余各人陸陸續續地都同意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沒問題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干了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雖然一度慌亂,但這些人終究都是歷經亂世錘煉的男兒,既然計議已定,便不再猶豫,轉而立即開始討論這場大撤退相關的具體安排,廳堂中頓時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雷緒則將目光投向了站在廳堂稍遠處的高大身影,那是被他寄予厚望、已經開始逐步接手處置事務的長子:“阿脩,你有什么其它的意見么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雖然老病,性格中果斷剛毅的成份卻并未衰減,作出決定原本無須等待許久。之所以將這場會議拖延至此,就是期待長子參與其中。在他想來,以長子的勇猛強悍,足以懾服眾人,進而通過主導這次規模龐大的撤退行動,逐步樹立起在整個江淮豪霸群體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然而雷脩竟然一時間遲疑無語,似乎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輕輕拽了一下兄長的袍袖,附耳低聲道:“兄長,撤離的同時,曹軍隨時南下,不能沒有領軍阻截的人。應該要求各家首領盡數征調麾下壯士,交給你統一指揮,提前進駐六安備戰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什么?”雷脩流露出茫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危急時刻,需要有人站出來糾合人心,為中流砥柱!父親病弱,兄長難道指望陳蘭梅乾他們擔負此等重任嗎?”雷遠急道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雷脩頓時動容,但又問:“萬一那兩人不服?”他在戰場上的勇猛果敢遠邁常人,但在戰場以外,卻未免太遲疑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此時,踞坐在上的雷緒漸漸露出不耐煩的神情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雷脩只是下意識地摩挲著刀把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深深吸了口氣,又將之用力吐出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他猛地從雷脩的身后站出來,大踏步走到廳堂正中。他大聲道:“父親,各位叔伯長輩,請聽我一言。大家的部曲、徒附,散落在西至汝陰,東至九江的廣袤地區,還包括決水、灌水上游山區的諸多村寨。即便立刻發出號令,十天左右才能盡數匯集。而曹軍的下一步行蹤難以預料,我們須得早做準備,以防曹軍突襲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首領們漸漸安靜下來。有人低聲道:“只要我們跑得夠快……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打斷那人言語,繼續喊道:“拖家帶口的時候,再快能快到什么程度?如果這時候曹軍直取灊山大營,我們怎么組織撤退?如果被曹軍一路追殺到山里,我們還能留下多少家底?如果最后只剩下親信左右若干人去江東做富家翁……那現在就可以走了,還用費那么多功夫討論嗎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在哄鬧聲中,雷遠加重語氣:“即便是撤退,也一定要留下相當規模的兵力,為大營提供掩護,以保安全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辛彬突然問道:“留多少兵力?留得少了,在曹軍面前不堪一擊;留得多了,各位將軍只怕承受不起損失。“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明白他的意思。長期以來,各家地方豪族首領通過依附的農民獲得源源不斷的利益,通過部曲佃客控制依附的農民,又通過較精銳的武力維持部曲,維護其在大環境中的利益;此三者共同形成自上而下的體系。其中最重要的,莫過于直接掌握的武力,一旦武力被重創,部曲和徒附也就難以維持。因此辛彬其實是在提醒雷遠:這些首領們各計私利,絕不愿意將自家兵力隨便地投入作戰;如果雷遠想要他們傾盡家底,那是必然失敗的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大難臨頭了還在算計自家的一盤小賬,這是許多地方勢力的通病。他們沒有政治理想,沒有長遠目標,更沒有全局意識;烏合于一處是為了維護私利,需要各人付出時,滿腦子仍然想的是私利。誠如古人云:夫以利合者,迫窮禍患害相棄也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非常厭惡這種局面,但他又必須及時應對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各位,不必許多兵力,也不會有大規模的作戰!”他大聲道:“我們固然畏懼曹軍的強大實力,曹軍也未嘗不忌憚我們的殊死一搏。只要各位湊出一只精干兵力,多攜旌旗、車輛、騾馬,大張旗鼓進駐六縣,偽裝成諸位首領齊至前線,要與曹軍決戰的樣子。則曹軍必然會聚集大兵、嚴陣以待……這樣一來,額外拖延三五日不成問題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環視眾人:“與此同時,留守大營的諸位心無旁騖,全力組織民眾撤退,可確保萬全。如何?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曹軍大集之時,這支部隊如何撤離?”辛彬又問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六安城南二十里便是番山,六十里是小霍山,一百七十里是天柱山。沿此路徑,憑借地形且戰且退,為大隊斷后,最后跟隨大隊退往南方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陳蘭來回踱了幾步,雙手拳掌啪地交擊:“我覺得可行!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乾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辛彬眼神閃了閃,慢慢坐回原處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于是所有人都望向雷緒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用枯瘦的手指輕輕敲擊案幾邊緣,發出有規律的得得聲。他的眉頭緊緊地皺起來,流露出深思的神情,似睜非睜的雙眼拖出一條條的魚尾紋,顯得眼眶愈發深陷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始終屏息凝視著雷緒,當雷緒點頭的時候,雷遠感覺到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最近幾次刻意的表現,應當已經給自己積累了足夠的聲譽。何況,考慮到兄長單純以武勇行事,善于謀劃的自己至少是個輔弼的良好人選。只要能夠擔負起這個職責,之后可做的就太多了……雷遠看見陳蘭略向前半步,卻被身后的人輕輕拉扯袍袖,止住了。很好,這個任務本來也不適合他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遠向自己的父親微微躬身,將要說些什么,卻聽雷緒平靜地道:“阿脩,這件事情,你來負責。我讓賀松、劉宇他們助你,還有……嗯,請梅乾校尉隨你一同前往,大小事務,你都要多請教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梅乾明顯有些意外,他嘆了口氣起身施禮,又向雷脩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緒加重語氣:“現在你就去整備兵力,各家都要派出精銳,所有人今晚就出發!“

    </p>

    雷脩愣了愣,連忙下到大堂中央行禮:“是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而雷遠看著自己的腳尖,仿佛看到雷緒不經意的聲音就像沉重的石塊從高處墜下來,一塊塊轟然落在漆煙的地面上:“阿遠,你左右無事,便帶些人往西去,將今日的決定通知與我們相熟的各家村寨吧。是否跟從行動,由他們自行判斷,你不要強求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“……遵命。”

    </p>

    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宋景灝和林辛言目〕〔玄皇元龍傳〕〔林簾湛廉時免費閱〕〔盛莞莞凌霄全文免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病嬌折我爛桃花(〕〔凌依然易謹離小說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真沒想重生啊〕〔重生醫妃元卿凌免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顫栗高空
  sitemap
下载pc蛋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