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劍起蒼溟〕〔諾克提斯的王之軍〕〔魔石之封存的國都〕〔重生哈利波特〕〔從覺醒的異能是無〕〔重生修正系統〕〔全球自走棋〕〔絕代狂婿〕〔筆御人間〕〔諸天最強大佬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擁有超能力是什么〕〔影城〕〔最強終極兵王〕〔我在異界當劍俠〕〔九重天外有來客〕〔鯤鵬吞噬系統〕〔萬古神記〕〔夜少的二婚新妻〕〔黃昏戰旗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絕世妖僧 023 暗夜密林初遇襲
    暮色中,霧氣朦朧,不遠白光瑩瑩處斜插著一根黑色物體,毒霧被其逼離數米之外。

    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,密林中晃出一個衣衫襤褸的人來,他遍身毒煙,雙眼渾濁,視線已模糊不清,透過交錯棵棵巨樹,前邊似乎有什東西在吸引著他。他一手托著黑缽,一手費力地扒著旁邊的古木,赤腳踏在叢生的迷臠香草上,毒物侵蝕,手、腳所觸及之處白煙升起。身上衣物破爛不堪,袈裟數處破洞,其邊緣白煙夾著些許粉色花瓣片片脫落。后背,衣服破爛露出的皮膚逐漸發紫,那模樣甚是狼狽。

    五步、四步、三步、兩、一步,踉蹌的身影猛撲進光團里。

    瞬間感覺到身體上的毒霧消散,他躺在光團里頓覺骨軟筋酥,神清氣爽,舒服極了。體內一絲熱流自己運行起來,所到之處體肉、筋脈、骨骼都白光煥發,再沒有一絲毒力盤踞。

    這股熱流正是數萬年來吸收到的一點點真陽之氣,桃復生馬上盤腿坐正趁機運轉生命之力,生命之力融合了那絲真陽之力之后周行全身。體外光團也滲入體內融到了那絲真陽之力中,隨之運行起來。

    許久,桃復生睜開眼睛,身體恢復如初,衣物也被法力修好。他站起身來,開始觀察這團白光內的事物,白光中心一把黝黑之物斜插在一棵枯樹旁,此物白光外放,映在身上感覺暖暖的。他心中不由一喜,暗道:這是真陽之力!此物定是至陽的寶物。

    他謹慎地向前走了幾步,靠近黑色之物,這才看清那是一把長劍,長越三尺多,寬約一寸八分,黑色的劍身滑動著亮光。他圍著黑劍轉了一圈,注意到劍柄上一邊刻有“真陽”二字,一邊刻有“黑鐵”二字。“真陽、黑鐵”桃復生念道,略微一想又言道:“如此,那此劍名字就是真陽黑鐵劍了”。

    桃復生左手聚集靈氣輕輕觸碰了一下黑色劍柄,“呲!”指尖綠色的生命力應聲揮發成煙霧,只留下一絲細細的白色靈氣。桃復生回過手看著指尖那絲白氣,似乎明白了:這是融在體內的真陽之力,看來先前的感覺沒錯,果然是此物在呼喚我,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此物正好克制毒霧,可助我走出這毒谷。

    桃復生心中自是高興,忙將體內全部的真陽之力調至左手上,一把抓住黑色長劍,長劍放出的白光瞬間回收,聚攏在黑劍表面,又順著桃復生左手附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自桃復生得了真陽黑鐵劍,再也不用擔心毒霧的侵蝕。他全身白光流露,身輕體健,走起來行如流水,步步生風。終于順著一條河流走出了萬毒霧谷。

    急雨過后,山溪白浪翻騰,從殘劍鋒一側流至半腰,山勢陡立,形成數股小瀑懸落在下方的寄霖河中,寄霖河旁邊便是萬毒霧谷的出口,河水流出谷內顏色由黑變綠,清凌凌的水花濺在岸邊。水中晃動這一個粉白色人影,他盤坐在岸邊的草地上,雙手合十,雙目微閉,長長的睫

    毛上還掛著細細的露珠,雙腿上放著一個黑缽、一把黑劍。

    香霧輕輕散去,一縷晨陽擦過他的臉頰,眉毛一動,睜開了幽邃清靈的眼睛。“呼!真險,以后還得萬分小心啊!這真陽黑鐵劍壓制毒力還得寸步不離身。”他自言自語的說著,左手拿起黑劍又細細打量一番。好在黑劍離了毒霧,真陽之力內隱,不必在時時刻刻運轉真陽之力控制黑劍了,思至此處,心中還是略有安慰。他站了起來,右手托缽,左手持劍,回頭望了眼萬毒霧谷,在這毒谷之中生活十萬年,雖是險惡之地,卻也飽含著自己無限情懷,今日即將離開心中竟有一絲不舍。

    他搖了搖頭,心念一動那絲不舍煙消云散,他向著萬毒霧谷拜了一拜,轉身向那片廣袤的森林走去,此一別,將置身天涯,再無故土。

    清水悠悠送人去,霧靄隱隱難別離。此去應知無歸路,天涯明月獨嘆息。

    初入無盡深林,空氣清新無比,只是桃復生在萬毒霧谷生活慣了,沒了霧氣的阻擋,反而有些不適應。這密林到與萬毒霧谷中的毒林一樣幽靜安謐,巨樹茂密,懸藤掛蔓,灌木叢生,奇花異草,簇簇繁茂。

    叢林深幽、無路可循,他只得用黑劍斬開古藤野樹開出路來,不確定方向時他就跳上樹梢望及千里之外。走了半日,他越走越迷糊再次失去了方向,左右觀察一會兒,他找到一棵粗壯大樹,幾下躍上樹梢,舉目四望想看看那個方向可以出去。這腳剛落在樹枝上,半空中一道身影帶著風聲撲來。

    桃復生忙提起手中黑劍擋在身前,一雙厲鉗般的巨爪抓住了黑劍。“呲!”黑劍上冒起白煙,隨后巨大的身影驚叫著飛開了,估計那爪子都快熟了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師父說不可隨意殺生!差一點沒控制住。”桃復生看那巨鷹受傷離去,心中懺悔著,抬起頭準備選個方向,結果“呼呼......”陣陣風聲襲來,只見一只只巨大的瀾尾斑頭鷹伸著巨爪向他撲來,尤其那只爪子受傷的瀾尾斑頭鷹,瞪著憤怒的眼睛,想必是心中恨極了他,張嘴啄向桃復生。

    桃復生不想傷害生靈,那黑劍威力太大,并沒使用。只見他在樹枝上左右躲閃,黑缽飛起擋在身邊,準備瞅個機會跳下樹頂,只是這些瀾尾斑頭鷹數量太多,應付起來頗為麻煩,找不到跳下樹的機會。

    纏斗了很久,那些瀾尾斑頭鷹奈何不了他,估計是打累了,也不耐煩了,悲叫著飛向天際。桃復生看著它們飛遠不敢逗留,趕緊尋了個方向,跳下樹去。

    他在林中又走了半日,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靈獸妖物,有看見他就撲來的,有看見他就逃走的,也有看見他無動于衷的。桃復生只想趕緊走出去叢林,不愿耽擱時間,遇到這些妖獸他能躲就躲,能逃就逃。走著走著天就黑了下來。夜色籠罩,萬物靜籟,桃復生尋了棵巨樹,躍上樹枝躲在葉叢中打坐修習。

    夜里沒有月光,伸手不見五指,密林里冷風簌簌,只聽的周圍各種異聲此起彼伏地響著。偶爾一只夜宵鳥從桃復生頭上飛過,一根羽毛飄落,停在他的肩膀上,他似乎沒有發覺,依舊心無旁騖地念著經法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不遠處的巨樹枝上一抹幽光閃過,瞬間又消失了。稍時,又在別處閃過,幽光清冷帶有寒意。風又吹來,那根羽毛從桃復生的肩膀飄落,“哧啦——”羽毛從中間斷開,一道黑影瞬間劃過他的肩膀。桃復生毫無防備,只避開了脖子,肩膀鮮血濺出,他應聲掉下樹來,擱在腿上的黑缽、黑劍也一同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影一襲遠遁,桃復生半伏在地上,右手捂著肩膀,左手按在地上,眼中妖異地閃著紫色光芒,嘴角邪魅的笑著。他許久不動,就那么靜靜地伏在地上。半只羽毛從他眼前輕輕落下,風起,羽毛翻飛枝葉搖晃,依稀間,遠處枝葉下幽光再次閃現,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夜色彌漫,周圍黑壓壓的樹影遮擋著視線,幽光不知不覺出現在一棵樹影后,靜靜地等待時機。

    桃復生好像發現了什么,邪魅的笑容再次綻開,一股奇怪的力量順著左手傳來,以他為中心猛地蕩開一圈紫色的氣體。眼前的半只羽毛被揚起,在半空翻動了一下,化成了粉塵隨著紫色氣流急速向外圍鋪去。那枝椏間幽光感覺到了異樣,一閃又消失不見,隨后那里的整棵樹瞬間枯萎,一陣風吹過,碎成粉屑。再看周圍情景都如此一般,方圓百米,萬物凋零,化為粉芥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......逃得挺快!不過如此。”邪異的眼中滿是譏諷之色。桃復生站了起來,體內毒力運轉,體外毒氣翻騰,周圍粉芥旋轉成漩渦被收進丹田毒珠內。他抬起腳,向幽光消失的地方走去,腳下步步生煙。

    剛走幾步,突然他體內綠光沖出,經文穿心融在綠光中,周圍毒煙被鎖住拉回體內,他盤腿坐下,不消一會兒,毒煙,綠光經文都消失無蹤。他才又站起來,走回黑缽和黑劍那兒,一并撿了起來。

    此時,他臉上又添了一份稚氣,看來這次毒力的爆發又迫使他使用了禁術。桃復生自責道:“還是自己太大意了,有了上次的教訓,本該時時注意才是。”腦中想起出谷那日,在河邊洗漱時將黑劍放下,毒力就爆發過一次,好在反應及時,又拿起了黑劍。看來還得想個辦法將這黑劍負在身上,沒有黑劍的克制,毒力爆發,又要消耗萬年的壽命,師父說的對,凡事應該提前預防做好安排才行。

    他稍微收拾了一下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百里之外,林木森森,巨木密葉間幽光再現,風聲中傳來一聲:“哼!到有些本事,如此好的獵物,不能放過!”幽光一閃又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桃復生再次躲入一棵樹上,抱著黑劍坐在哪兒,卻不知自己已被神秘幽光惦記上,夜色正濃、黑如濃墨、那幽光如流星劃過,又漸漸逼近......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學里的筋肉雄獸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宋景灝和林辛言目〕〔玄皇元龍傳〕〔林簾湛廉時免費閱〕〔盛莞莞凌霄全文免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病嬌折我爛桃花(〕〔凌依然易謹離小說〕〔快穿之小黑屋警告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真沒想重生啊〕〔重生醫妃元卿凌免〕〔幸福人生護士蘇鑰〕〔顫栗高空
  sitemap
下载pc蛋蛋